创始人对你说

南阳 GDG,之前称之为南阳 GTUG (Google Technology User Groups),它的创始记录应该可以追溯到 2011 年 2 月 22 日收到了 GTUG 社区项目负责人 Van 的确认信(申请是在 2010 年末提交)。


我们在 11 年 9 月份做了 南阳 GDG 的成立大会,邀请了国内谷歌开发者项目的负责人 Bill 为我们录制了视频共同庆祝社区成立。

起初其实并不是非常完整的理解 GDG 所要完成的事情,也没有完全明白「开放、分享、创新」这个口号背后所承载的内容,只是照葫芦画瓢的看着中国社区和全球社区在做的活动,慢慢的自己在本地尝试和实践。现在看来(或者说一直都是),从项目方角度说,在南阳这个信息科技并不发达的地区成立一个谷歌技术讨论小组的意义着实是有待考究,或者从技术产品的角度看,一个产品至少需要先有大量的用户,下一步才是建立技术产品的开放平台,请更多的开发者基于这个产品做更多的创新,以更好的服务影响更多的用户。社区的成立需要感谢 Google 的项目负责人,正是这种包容的心态,能够让任何地区希望推动新技术创新的人有了一个可以尝试的“社区项目”。

GDG 社区的组织者们每年都有一次全国性质的聚会,一般安排在春节的年初四到年初八,每年也有一次全球性的聚会,是在每次 Google I/O 大会之前的两天。11 年举办了成立大会正式成立的南阳 GDG 社区,我们非常幸运的就直接参加了 2012 年在杭州千岛湖举办的全国 GDG 组织者高峰会议,当年有 22 位来自全国的社区组织者,主办方还非常贴心的允许我们带上家属共同参加,后面几年是到美国谷歌总部参加全球 GDG 组织者峰会、Google I/O 大会。11 年开始参与南阳 GDG 社区,从 2013 年开始,每年都会去美国参加 Google I/O 大会,直到 2019 年,一直没有断过。

在 2014 年的全国峰会上,我给南阳 GDG 计划了一个定位:
在南阳本地,我们希望影响更多的大学生参与,为南阳本地信息技术产业做好基础教育工作;
在全国 GDG 社区,我们希望可以做好基础建设工作,为全国社区成员提供一些基础的工具和中文化的内容。

这个定位对社区的运行以及未来我在谷歌的工作基调有着深远的影响,也可以说这是伴随我一直以来「坚定不移推广谷歌技术 100 年不动摇」工作的核心。也可能是我在计划社区工作的时候,更多的站在谷歌的立场去思考了:如果谷歌在中国做开发技术推广工作,她的重心应该是什么?包括谷歌现在做的中国开发者市场工作,举几个例子:建立国内可访问的开发者文档网站 (DevSites): developers.google.cn / developer.android.google.cn / firebase.google.cn 等;建立 Social 渠道 (微信、微博、Bilibili),翻译和发布来自全球官方技术博客的文章,等等等等。我不敢说自己是「有远见的」才为社区设定了当时的目标,因为这个过程里一直都有非常优秀的社区组织者、成员代表以及 Googler 一起讨论合作,这也是每个人共同努力的目标结果。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一直是我认定的「正确的事」,我也会带着这个思路继续探索如何更好的帮助开发者成功,帮助谷歌获得成功。

因此在南阳 GDG,我发起了一些项目,主要思路简单说是:能用 --> 好用 --> 更易用。
先说能用:我们在实际使用谷歌技术 / 平台 / 工具的时候,立刻就要面对一个非常糟心的问题,就是网络访问限制。换句话说,开通 Play 开发者账号上传 App,开通 AdMob 账号获得收益,或是创建 YouTube Channel 展示自己;下载开发者工具包,打开开发者文档,或是运行 API Demo;甚至是注册个 Gmail 体验谷歌邮件收发服务,Drive 云端硬盘共享服务,Chrome 浏览器账号同步服务,以及已经死去的 Google 拼音输入法同步等,上述这些内容,几乎无法完成,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再说好用:国人的性格和态度一直都是内敛温和不争不抢的,这导致一些远在大洋彼岸的公司做出决策的时候,往往会忽略中国市场的诉求。典型的例子就是,在谷歌本地化文档的时候,我们非常常见到西班牙语、日语、韩语,哪怕是中文都先是繁体中文,然后好久好久才能看到简体中文文档。开发者最常使用的就是开发者文档,而这些文档几乎都是外国语语言,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最后是更易用:这种就需要在谷歌内部有员工,「坚定不移」地站在中国开发者的角度去向产品团队提出建议和反馈,或者说,一直不断的在内部作斗争,要资源。社区可以帮助收集“民意”来支持。很简单的比如通过反馈,让 Android Studio 更适合国内的开发者,为中国开发者投入工程师资源更多的解答问题,或者更优先的把技术内容翻译成中文等。

站在现在讨论过去的项目的方法论未免会让人觉得「失真」,但这一路下来其实行为模式相对是比较单一的——探索现有的项目如何可以做的更好,探索如何可以有更新的项目补充现有的不足。以开发者的利益为优先,帮助开发者成功,以开发者的成功带动谷歌的成功。这还得益于中国有一位非常资深的负责人 Bill,敢于顶住压力做事,他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每次看到他在全国组织者邮件群组里回复每个人的问题,点评每个社区活动的优势,有力的组织社区成员参与全国乃至全球的活动,这让当时我非常「震撼」——怎么有人可以如此优秀 ;-) 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尤其是当这个榜样跟你有距离的时候。

先写这么多,后面我再慢慢补充。

希望写这些东西是因为突然阿里云告诉我 .org 域名需要迁移注册商,就看到了 gdgny.org 域名,产生了一些情愫,让我有冲动完成这篇不算回忆录的回忆录,发表在南阳 GDG 的网站上。

程路
2021年7月27日
于北京